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投稿 | 反馈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教育新闻 >哪些国家的高等教育全球化进程发展最快?

哪些国家的高等教育全球化进程发展最快?

时间:2018-10-17    点击: 次    发布者:佚名 - 小 + 大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的数据显示,近4年来,英国做为重要的留学生目的国,在高等教育国际化方面与一些竞争对手相比似乎停滞不前,中国香港、加拿大、荷兰和澳大利亚等国则取得了长足进步。

在高等教育领域中,“国际化”一方面是一个人人不离口的热门词汇,另一方面又让人感觉缺乏明确定义。什么是国际化?如何衡量国际化?是看一所大学招收多少留学生?是看大学是否有海外分校?还是考察一所大学国际间合作研究联系的数量?

可能上面提到的都沾边,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尽管最近人们关注高等教育需要重新植根本土,但是大学和国家对高等教育国际化仍然应该持欢迎的态度。

澳大利亚迎头赶上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有一个指标是“国际视野”,即衡量大学在海外学生、教职员工和国际间合作研究中所占比例,过去4年的数据显示,在接受高等教育国际化这一理念上,一些国家显然走在了前面。而且这个最国际化的国家群体相对稳定。

在这一领先群体中,有些国家和地区发展的步子更快。比如中国香港、加拿大、荷兰和澳大利亚都取得了长足进步,而其它国家—尤其是英国—则没有。

(图说:2016 到2019“国际视野”指标平均得分)

对单个指标的分析进一步揭示了有趣的模式。就整体而言,在国际学生数量上,澳大利亚已经超过英国,其他国家似乎也在迅速赶上。

(图说:2016 到2019国际学生份额的平均公制分数)

尽管需要强调的是,平均分数只反映上榜的大学—换句话说,每个国家的研究机构—它们确实与可观察到的政策转变密切相关。

在招生方面,而加拿大政府鼓励留学生毕业后在该国定居和工作,这使得加拿大大学信心倍增。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取消了被视为不利于录取海外学生的政策。欧洲国家方面,荷兰研究机构的留学生数量不断增加,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英语成为主导教学语言。

这些数据大多出现在英国退欧公投之前,但英国在这一指标上的停滞不前,更可能与对政府对留学生毕业后工作机会的限制以及对学生开放程度降低有关。

新趋势会持续吗?

波士顿学院国际高等教育中心主任汉斯·德·威特(Hans de Wit)认为,由于脱欧影响和特朗普移民政策使得英国和美国吸引力下降,加拿大的国际学生数量在飞速增长而且没有显示出放缓的迹象。他同时认为荷兰有可能达到扩张的“极限”。

他说:“现在在荷兰,关于使用英语做为教学语言的辩论非常政治化,而我们看到的是大学在接收学生能力方面的问题,比如供国际学生使用的宿舍的短缺,因此,从学校服务管理方面以及政治和文化方面考虑,我认为荷兰留学生数量增长不会继续”。

那么,谁会是下一个荷兰?德威特教授的答案是,德国和法国可能。因为在丹麦和瑞典等北欧国家,也给人一种“达到(他们的)国际化极限”的感觉。

伦敦大学学院教育学院(UCL Institute of education)教育史副教授文森特•卡彭蒂尔(VincentCarpentier)表示,尽管法国落后于英国和荷兰等国,但其教育体系“一直还算是国际化的”。

但法国最近在国际化方面的飞跃—至少在招生方面的飞跃—是因为法国参与了欧盟(EU)的项目,“文化方面的转变”使其更具有全球视野,以及其它关键变化,比如“引入英语授课课程”。

卡彭蒂尔(Carpentier)博士补充说,法国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可能来自于怎样确保“国际化不会加剧教学机构之间的(发展)不平等”,以及在教学方面如何“同时保证法国和国际学生的利益”。

亚洲新势力崛起

对于欧洲国家来说,如果希望吸引更多来自欧洲大陆以外的国际学生,则会面临另一个挑战,那就是,某些亚洲国家作为留学目的地的吸引力日益增强。

德威特教授认为“亚洲国家的优势是留学成本低廉,而且对国际学生开放—这是他们地区政策的一部分。所以我认为这种趋势将会持续下去”。

在谈到最符合这些条件的亚洲国家时,许多人把目光投向了马来西亚。

德威特教授解释:“ 对(来自)伊斯兰国家的人持欢迎态度,英语教学,你获得学位的成本相对低廉,这些都被视为马来西亚的机会”。同时也指出相对于现在的热门亚洲留学目的国,比如新加坡而言,马来西亚的优势是可以接纳更多的学生。

其他亚洲其他快速发展的国家,尤其是中国,情况又如何?

香港岭南大学(Lingnan University)研究助理教授韩笑表示,对于东亚国家而已,想要复制香港和新加坡成功会面临“几个困难”,包括为数不多的课程采用英语授课,以及学生毕业后的工作机会相对有限。

但就后一点而言,中国似乎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韩博士表示,中国“最近放松了对外国学生工作签证申请的控制,因为中国已经意识到,在那里学习的国际学生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已经在中国工作的人”。

不容忽视的其他相关因素

当然,国际招生只是高等教育国际化的一小部分。

在排名的国际指标中,同样也考察学术人员中外国人的比例,加拿大的平均得分高于英国,荷兰几乎与这两个国家旗鼓相当。

荷兰和瑞典在国际研究合作方面已经很强大,香港和澳大利亚在这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已经超过英国。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菲尔•霍尼伍德(Phil Honeywood)表示,全球研究重心“强劲转向”亚太地区,意味着澳大利亚处于有利地位。

他说:“传统上,大多数研究合作都是在澳大利亚学者和他们的欧洲或北美同行之间进行的,但我们看到印澳研究人员和他们在印度的同事以及中澳研究人员和他们在中国的同事之间的重要研究合作都取得了重大进展。”

“来自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移民人口在增长,而我们的学者显然已经意识到并开始利用这一重要的移民吸引力因素推动自己的研究。”

与此同时,德威特教授表示,高等教育国际化中另一个不应被忽视但没有在排名中体现出的一点—是学生对其他不同文化的体验程度。

他认为:“相比英国、澳大利亚或加拿大而言,海外学习因素……对美国和欧洲大陆国家更重要。因为在那些国家有国际经验的学生寥寥无几。”

“这些问题需要被考虑进去,这会决定你在个高等教育国际化体系或机构里边会多成功。”

有时很难获得关于这方面的有效数据,特别是现在,国际留学经验也可以通过短期海外课程获得,而不是一定需要在另一个国家完成整个学位课程。

尽管如此,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前不久发布的《全球教育纵览2018:经合组织指标》报告显示,从海外学生注册的数据来看,这些国家的留学生输出和接收上都呈上升趋势。

中国的目标

(图说:2013 到 2016留学生输出与接收数量的变化)

从图表上可以看出,中国是留学生输出和接收人数同时增长强劲的国家之一。或许,从长远来看,它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高度国际化的高等教育体系,因为它已经是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而且现在也在成为重要的国际留学目的国。

就像韩博士指出的那样,中国高校已经开始走出国门,厦门大学在马来西亚,以及北京大学在英国都已经开设校区。她表示:“中国正试图在许多方面推动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她补充称:“在‘一带一路’贸易项目的背景下……国际化教育如今与中国的全球战略紧密相连。”

上一篇:建好用好高等教育评估“指挥棒”

下一篇:没有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编号:京ICP备11028096号  |   QQ:1636804011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信信息大厦B座16层  |  电话:010-57162227  |